有这么一位全球最会赚钱的王妃难怪卡塔尔不怕被八国拉黑!

近年来,得益于国民保险意识的觉醒,我国保险行业正逐步迈向高质量发展,保费收入增长稳定。

央行普惠金融指标分析报告:2019年超八成成年人使用电子支付 人均持有6.01张银行卡

美国《福布斯》杂志发布2018年最具价值品牌100强排行榜,苹果公…

A股市场将再迎来一家城商行。5月22日晚间,证监会发布第七届发审…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显示,截至 2022年6月,中国…

8月2日,A股放量下跌,成交额突破1.18万亿,行业板块悉数收绿。在市场群体悲观的同时,北上资金在早盘净卖出约70亿的情况下,午

来源:span

如果说这些数字还不够具体的话,环环觉着有一个人绝对能为卡塔尔的财富“带盐”,那就是他们现任埃米尔的亲妈——谢赫·莫扎王妃。

“伊朗是本地区和教的重要力量,遏制伊朗是不明智的”。随后,这篇报道被许多阿拉伯国家媒体转载。

说起卡塔尔,环环对这个国家的名字并不陌生,2022年的世界杯就要在这儿举行,虽说跟咱们没啥关系是吧

NO.1!(不知道出门带500吨行李的沙特国王是不是要哭晕在厕所了呢)

埃米尔,这是阿拉伯语的音译,原意是“受命的人”“掌权者”。卡塔尔现任的埃米尔是塔米姆,2013年从他的父亲老埃米尔哈马德手里继承了大位,而莫扎王妃就是哈马德第二任妻子,也是他最宠爱的妻子。

她的头巾都是Herms给亲自定制的,想来一套Pantone色卡都没问题

据说在全球买得起高定的2000个人里面,她占有的“股份”最大,可谓是世界上最大的高级定制购买者。她还会要求Dior、Chanel、Gaultier等世界品牌定期为她打造全套服装。

莫扎并不是贵族出身。1977年18岁的莫扎嫁入卡塔尔王室时,她只是卡塔尔大学社会学系的一名平民大学生。一次机缘巧合,当时还是卡塔尔储君的哈马德认识了她。

那位出生高贵的酋长女儿非常嫉妒莫扎,她曾嘲讽莫扎的平民身份:“粗陋的沙粒,培养不出闪光的珍珠。”但18岁的莫扎也不是好惹的,立马回击道:“荒原上的蛇鹫,如何懂得欣赏珍珠?我会向你证明,王宫是最适合我呆的地方。”

“当有一天,我们的投资遍布世界各地时,不仅能保证人民长久的福利,还能打破国土狭小的桎梏!”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她对艺术品的投资是极为正确的。2007年,她此前买下的孔斯雕塑“牵挂的心”在拍卖会上,以2356万美元成交,创造了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世界纪录。

此外,曼联足球俱乐部、伦敦奥运村、美国有线新闻网等也都成为她的投资目标。她的大手笔从没有停过158亿美元投资伦敦地产,19亿美元意欲收购曼联俱乐部,10亿美元收购意大利奢侈品牌华伦天奴,9亿美元收购伦敦奥运村,1.5亿欧元天价买断巴萨五年胸前广告赞助权

卡塔尔:2022年世界杯会多做策划吸引中国球迷

成为首个承办世界杯的中东国家,对卡塔尔来说不仅是荣誉也是压力,萨瓦迪表示,举办世界杯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卡塔尔的国家发展蓝图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属于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现在正在进行的一些有关世界杯的工程项目,其实在我们申办成功前就已经开始了,比如说地铁建设。在‘卡塔尔2030国家愿景’这个计划中,世界杯将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到2030年,卡塔尔希望能转变成一个以知识经济为主的国家,为人们提供一个高标准的生活环境,所以我们现在为世界杯做的投入,就是这个计划中的重头戏,”萨瓦迪。

据世界杯组委会估计,卡塔尔将拿出高达2200亿美元的筹备经费,其中新球场的建设自然是重中之重。“我们有6个场馆的建设已经开工,其中哈里发国际体育场(2019年田径世锦赛主赛场)将在2016年年底完工,此外还有两个场馆将在明年动工,我们对现在的工作进度很满意,有信心在2020年把一切都准备好。”

不过,卡塔尔的新球场修建总计划还没有定论,当初的申办报告中是12座新球场,但现在有可能缩减至8个,萨瓦迪透露,这个问题预期会在下个月国际足联官员与世界杯组委会的会议中商讨。

除通过世界杯造福卡塔尔外,萨瓦迪相信这届大赛也会为足球的未来发展留下宝贵的遗产,其中之一就是“球场冷却技术”。“球场冷却技术是我们申办的一个重要承诺,我们也做到了,之前世界杯预选赛卡塔尔对阵中国的比赛就是在空调球场进行的,”萨瓦迪说。“虽然现在世界杯改到冬季(11月21日至12月18日)举行,但这项技术会让气候条件与我们相似的国家有机会举办大型体育赛事,即使在世界杯后,我们还会继续研究这项技术。”

国际足联今年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涉腐风暴,这其中也再次带出了俄罗斯和卡塔尔世界杯的“贿选疑云”,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实质性证据。对于这个争议话题,萨瓦迪十分坚决地回应道:“我们现在不能对一个正在进行的合法调查做任何评论,我们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们的申办计划是最好的,同时也到了该轮到中东国家举办世界杯的历史时刻了。在这之前,国际足联的道德委员会的调查报告表明我们没有问题,而且我们在调查过程中是全力配合的。”

萨瓦迪所指的调查,是国际足联于2012年开展的,此后于2014年12月公布了调查报告。当时道德委员会公布了一份长达42页的调查报告,其中涉及卡塔尔的部分认为没有足够证据确定卡塔尔有贿选行为。然而,负责这次调查的美国律师加西亚在随后便选择辞职,并指责国际足联在调查过程中缺乏领导力。而且认为报告节选是“不完整且有误导的”。

世界杯建筑工人生存环境差是卡塔尔面临的另一大争议事件,萨瓦迪5月曾表示“世界杯球场修建过程中没有重大伤亡”,而此番他在专访中特意提到了劳工待遇的改善情况。

萨瓦迪说:“我们将筹备世界杯视为一个提升工人福利的催化剂。在这方面卡塔尔也有严厉的法律规定,但就像其他一些正在快速崛起的国家一样,我们承认现在的法律存在一些问题。自从申办成功以来,通过政府立法,工人的待遇已经有了一些改善,比如工资保障制度和新宿舍修建工作。”

“目前正在进行修建的6个场馆中,每天大约有3800名工人(施工),我们估计等到工程最紧的时候,这个数字会飙升到70000人,不过我们有能力提供足够的保障,”萨瓦迪补充道。

谈到对2022年世界杯的期望时,萨瓦迪希望能通过这次比赛让全世界的球迷体验有中东特色的待客之道,享受一届最有震撼力的世界杯,而中国球迷一直是他们十分重视的群体。

“中国对我们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我们一直都十分关注,即使中国队届时没有晋级决赛圈,我们也会和一些机构合作,包装提供一些有吸引力的策划来吸引狂热的中国球迷,我们十分期待和欢迎他们2022年来现场看球,”萨瓦迪说。

比起欧洲和美洲,萨瓦迪认为卡塔尔所处的地理位置离中国更近,便于中国球迷出行看球,就算不到现场,两国之间的时差(北京时间早5个小时)也更方便中国球迷在家看球。(完)

新华社12月20日体育专电 题:举办世界杯利在未来 卡塔尔承办实至名归——专访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秘书长哈桑·萨瓦迪

卡塔尔申世做足数据课申办失利伦敦少赚10亿英镑

所有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9家申办方都递交多达千页以上的申办报告,里面罗列的各种数字多如牛毛。对此,他们仍觉不够,有些还重金聘请一些世界著名的统计公司拿出权威数据为他们助阵。

毫无疑问,在申办数据方面功课做得最足、最到位的是卡塔尔。由于他们现存的硬件设施是所有申办方中最糟糕的,所以,他们在数据方面用足了心思。

卡塔尔声称如果他们获得2022年世界杯的举办权,中东地区的足球人口将增加135万,电视转播权收入将达5.5亿美元。他们还邀请全球著名的正大联合会计事务所为他们的申办做了一个调查,发现如果卡塔尔将举办2022年世界杯,中东地区的足球运动将在2022年前增值140亿美元,再过20年又会继续增值100亿美元。

正大联合还声称,世界82%的地区能在黄金时间收看卡塔尔2022年世界杯的比赛,因此会增加国际足联电视转播权的收入。

卡塔尔申办团队表示,卡塔尔将投资430亿美元兴建新的基础设施,其中30亿用来修建球场。

另外,他们还将在球场内外一些重要场所安装环保空调,将举办比赛期间的气温由40摄氏度左右降至26摄氏度左右。

与卡塔尔一起竞争2022年世界杯的澳大利亚拿出的数据也相当诱人。他们声称如果澳大利亚能举办2022年世界杯,期间将刺激消费数额高达356亿美元。从现在起至未来5到8年,亚洲地区的电视转播权收入将增至19亿美元,到2022年时会翻好几番。国际足联因此不用为此担心。

澳大利亚申办方还表示,现在他们有169万足球人口,将投资29亿美元修建新的球场。当然,如果他们申办失败,将花费纳税人4500万美元。

世界首富、财大气粗的美国只重点强调了一个数字:3.2亿富有的消费者。申办团队负责人古拉蒂说:“美国有巨大的商业市场,我想国际足联明白这点。”

英格兰的申办经费全部自筹。他们向政府申请500万英镑的经费,结果被拒。他们也提出了相当诱人的数据。他们表示,如果2018年世界杯在英格兰举行,仅仅门票收入就能纯赚1.61亿英镑。他们将利用举办世界杯之机向草根基层投资7.5亿英镑。而如果英格兰得不到2018年世界杯举办权,仅伦敦将因此少赚10亿英镑。

俄罗斯则像卡塔尔一样一掷千金、豪气四射。他们称为举办2018年世界杯,将斥资615亿英镑兴建球场和公共交通等基础设施,其中用于球场的资金为38亿英镑。

和讯期货-及时深度的期货门户

全球前10大粗钢生产国公布:印度第2,美国第4,俄罗斯第5,中国、日本呢?

“金九银十”来了!钢企供给端发力,钢价后市咋走?这一行业需求成关键因素!

中证1000股指期货和期权即将上新 业内:将填补小盘股衍生品对冲工具空白

金融期货上新!中金所就中证1000股指期货和期权合约及相关规则征求意见

OPEC、美联储、利比亚、飓风、中美会谈轮番施压之下,油价表示我太难了,都是大腿,各位商量好了给个统一意见行不?

下两届世界杯主办权昨天出炉 卡塔尔让FIFA赚钱

那一刻,整个英国人都相信,问题的答案或在一个名叫伊甸河畔的朗沃兹(Langwathby)的小镇。无数的电话涌向这个英格兰西北部的小镇。

一段30分钟的录像被认为揭露了其中的原因。朗沃兹比镇居民安德鲁·詹宁斯(Andrew Jennings)是其中的出镜记者,“你们是否收了钱?”詹宁斯总是拽着发福的身子,一路小跑着逼问国际足联(FIFA)官员。这让一贯笑面迎人的FIFA主席布拉特也在摄像机前大为光火。

这条11月29日在BBC《全景》节目播出的调查报道称,国际足联执行委员会参与此次世界杯投票的三名官员存在不良受贿记录。

虽然国际足联12月2日严词澄清,但一头银白头发的詹宁斯的追问和揭露,让国际奥委会(IOC)找到了借口,宣称要对涉事官员展开调查。

为了争取这份世界上最大的单一体育赛事入场券,美、英已各自花掉超过500万英镑的申办费。但最终的结果是,苦寒之地俄罗斯获得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卡塔尔夺得2022年主办权,志在必得的美国败给了这片“和威尔士一般大的沙漠”。

詹宁斯们的确在挑战无上的权威。瑞士时间12月2日,22位执行委员在苏黎世投票决定世界杯举办权。

这是一群代表不同利益的中年人。他们手中对世界第一体育盛事举办地的决定权,让宽大的厅堂气氛紧张。

他们刚刚在入场前上缴了通讯设备,一一端坐在黑漆包裹的井字形谈判桌前,相互保持着一两米的距离,甚至要避免盯着某个地方太久。看上去,他们的确在仔细斟酌各申办国代表的陈词。但私底下更多的工作早已展开。

“执委会代表了各个派系的利益,换票和交易是很寻常的。”曾在FIFA总部工作,后多年担任其驻中国商务代表的朱晓东对本报记者说,FIFA的执行团队仍然非常的优秀,但更上面确实到处是“不做事的政客”。

执委们在世界各处享尽甜头。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和那些好莱坞巨星情愿像随从似地围在他们身边。强势如俄罗斯总理普京也对他们露出尽可能的灿烂笑容。西班牙和卡塔尔的皇族王子甚至亦步亦趋陪着他们在本国游走。

这是让整个英国都紧张的时刻,尽管首相大卫·卡梅隆今年来多次上门拜会布拉特,但会议厅外的大卫·贝克汉姆和头发稀松的威廉王子仍在座椅上目光涣散。摄影镜头还捕捉到安迪·安森(Andy Anson)扭曲的面部,这位忙碌了两年多的英格兰申办委员会CEO显得心事重重。

从这幢大楼里走出的每一个人,却又对英国老头詹宁斯无比紧张。安保人员已经很熟悉他的模样,他有一套常穿的深黄色夹克搭配格子衬衣,加上一件保暖的毛绒背心。他挎在肩上的背包中,可能装着对这个组织不利的证据。

詹宁斯已从业50年。他1960年就开始为《星期日》一个调查新闻部门工作,曾因英国广播公司(BBC)禁播他一条调查苏格兰庄园腐败问题的新闻而辞职。他最著名的调查即是对FIFA贪腐问题的连续跟踪,这些故事大都收入2006年出版的《FIFA黑幕》一书。

詹宁斯的采访像在捉迷藏,他常常突然出现在FIFA官员入驻的酒店或开会的场所,因为FIFA早已禁止他参加其正式发布会。“他平常很和蔼,但对工作非常卖命。”《FIFA黑幕》的中文译者徐天辰告诉本报记者。

詹宁斯手中最关键的证据是一份国际体育休闲公司(ISL)的不明原因支出单,上面记载着从1989年到1999年共约175项支出。

“这是ISL向FIFA官员行贿的记录!”11月29日晚,BBC一套《全景》节目(Panorama)发出的消息,迅速从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向全世界扩散。

大卫·卡梅隆急忙动身前往苏黎世,并公开称这是一个错误的放映时间点。第二天,英格兰申办委员会一行已在苏黎世向被提及的四位执委会委员沟通。当日,FIFA有官员对外称这都是过往之事。IOC则明确会对其中的奥委会成员进行取证调查。

《全景》节目组则由编导汤姆·吉斯(Tom Giles)撰写博客回应道,“我们没有旧事重提的想法,这些有过贪腐行为执委都将参加申办投票……我们这么做事是捍卫公众利益。”

詹宁斯还在跟着BBC摄制组奔波,“会一直延续到圣诞节”。一位不久前与他通信的朋友告诉本报记者。

节目录像中,ISL公司2000年至2001年的财务总监罗兰·布彻(Roland Buchel)对詹宁斯说,1990年代有几十家体育公司在争夺FIFA的商业开发代理权,而ISL屡屡胜出的诀窍是向官员行贿。“我们不是在说违规(Foul),而是在说腐败(Corruption),长达十余年的腐败。”布彻说。

其中最惊人一笔是,前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的女婿、巴西足协主席特谢拉利用一家叫SANUD的空头公司,在十年间共获得950万美元的贿金。此外,南美足联主席尼可拉斯·莱奥兹收受60万美元贿金,非洲足联主席哈雅图被指在1995年时收取10万法郎贿金。

中北美和加勒比海地区足联主席杰克·沃纳则被曝光在2010年世界杯前,曾试图从国际足联购买价值8万美元的球票用以黑市交易,但最终交易并未成功。在一次追堵杰克·沃纳时,詹宁斯与之发生肢体冲突后,还使劲地跳起来朝车窗里把头低埋在帽檐下的FIFA执行委员喊线万美元的支出项写着“JH”字样,节目组称其代表前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Jean Havelange)。

ISL公司2001年因财务问题破产,随之牵连出ISL和FIFA的账务问题。

2008年瑞士地方检察官在调查ISL破产案件中一份记录称,ISL经营团队在庭审中甚至说,“几乎每个项目都不得不考虑行贿。”据检察官提交的材料,自1989年以来,ISL行贿总额约达1.38亿瑞士法郎。但其涉案时间是在1999年之前,彼时瑞士还未设立商业贿赂的罪名。

本报记者查询到,当时布拉特向国际足联执委会陈述材料称这一损失高达3.4亿美元。其中包括1998年ISL向巴西一家电视台卖出电视转播权未收回的资金,这些资金虽然存在ISL一个特别账户,但FIFA可以随时掌握情况。但布拉特从未将此报告给执委会,因此被质疑为ISL隐瞒情况。

自巴西人阿维兰热在1978年主导世界杯商业化以来,这个庞大的帝国已高速膨胀近40年。詹宁斯并非对其质疑的第一人。近两届世界杯中,主办国的媒体均公开报道过涉及FIFA官员的弊案。

柏林洪堡大学的一份研究称,从1975到2000年国际足联从一个纯粹的民间组织,变为具有巨大盈利能力的机构,如果希望保持住这种盈利水平和运动的长远发展,“需要格外注意自身民主决策体系”。

曾在FIFA总部工作,后多年担任其驻中国商务代表的朱晓东向本报记者介绍,国际足联是“非常内向的机构”,由于是民间组织,司法部门无法质疑其财务规则。审计委员会一般是做例行内部审计。道德委员会主要针对从业者,一般不会针对各个执委展开审查。

而日常商业开发的决策则集权于“秘书处”,布拉特之前长期兼任秘书长。“我感觉许多项目招投标前我们就能听到谁会中标的风声。”朱晓东回忆道。

但是,世界杯带来的巨大影响力仍然让各国趋之若鹜。在已公开的此次申办各国文书中,各国对未来的收益都相当乐观。英格兰方面预计,世界杯将为全国带来50亿英镑收益,其中30亿来自300万海外游客。

强权国家的领导人则出手大方。卡塔尔足协传出消息,愿意放弃与FIFA进行票务分红的权利,“这至少能多让FIFA收入2亿美元。”朱晓东预计。俄罗斯则准备一口气推出近40亿美元的体育场建设计划。“这样的手笔,在英国或美国,纳税人恐怕不会答应。”

12月2日夜晚,22位执委会委员从秘密的通道鱼贯而入,会议室的顶端闪烁一个上百支荧光柱缠绕的巨大光环。富丽的吊灯甚至可以自由升降。国际足联有财力支持这种奢华,刚刚过去的南非世界杯,他们揽入怀中的净收益就接近3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