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记者解密“雇佣军”:他们眼中只有钱

阿卜杜拉是多哈当地一家媒体的资深足球记者,虽然他自称也是一位狂热的足球迷,可奇怪的是,他现在却并不热爱卡塔尔队。“你们感到奇怪么?你再多了解就知道了,现在没多少卡塔尔人热爱这支由雇佣兵组成的卡塔尔队。”阿卜杜拉说的这点记者在现场感受到了,尽管亚洲杯已在多哈开赛4天了,但卡塔尔人并没显出对足球的狂热,原因之一就是阿卜杜拉所说的,卡塔尔球迷“失去”了自己的“主队”。

据阿卜杜拉介绍,在去年底卡塔尔申办2022年世界杯成功的那天,卡塔尔举国庆祝,多哈街道上挤满了庆祝的人群,多哈城一夜未眠。目前卡塔尔人足球迷很多,而卡塔尔联赛分为甲、乙两级,在西亚是组织得比较成功的联赛之一,国内拥有阿尔加拉法等西亚豪门俱乐部。由于足球基础不错,所以卡塔尔人也曾非常热爱国家队。然而,近年来随着卡塔尔足协奉行用石油美元大肆从国外招兵买马的政策后,卡塔尔球迷对国家队的比赛渐渐失去了兴趣。这次在亚洲杯揭幕战中,卡塔尔队首发阵容竟然就有7名这样的雇佣兵,最后却输得体无完肤,这更让卡塔尔人羞愧。

卡塔尔队之所以能组建起雇佣军,得益于2009年国际足联对于球员更改国籍的新法案。当年阿尔及利亚足协提议取消球员只能在21岁以下更改国籍的限制并获得通过,这意味着任何一名球员只要没代表任何国家参加过国际A级比赛,他就可以在任何年龄更改国籍。阿卜杜拉说:“目前卡塔尔队内雇佣球员大都来自非洲,他们只爱金钱,缺少国家荣誉感,所以他们不会竭尽全力。而且雇佣兵占据了本土球员上场的位置,卡塔尔球员也得不到提高机会。如果卡塔尔足球继续这样的人才政策,那么2022年世界杯时也不会有什么好的表现。其实卡塔尔虽然人口不多,但只要坚持信任本土球员,卡塔尔足球水平还是提高很快的。至于中卡之战,我当然希望卡塔尔获胜,否则我们就很难小组出线了,但考虑到雇佣军的因素,即使中国队胜了也正常。”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卡塔尔:如何成为外来劳工圣地?

前两天有大人物在记者会讲到,中国“人均年收入3万元,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

有专家解释,这6亿人包括大学生、小孩、农村留守老人等等群体,以及那些偶尔打打临工的农村劳动力。

本星君想说的是,我们的统计是包括了全体人民,所以数据看起来并不特别富有。

不过有个土豪国,数据看起来超级富有:人均年收入约合90万人民币,是中国的30倍。

但实际上,这个土豪国的财富由在这里生活或劳动的260万人创造,而计算平均数的时候,只拿本国国籍32万人来当分母。

目前,卡塔尔的外籍务工人员占该国总人口的86%,占该国劳动人口的94%。可以说,人均GDP排名世界第四的卡塔尔,完全是靠外国劳动力建设起来的。

近年来,卡塔尔承办了包括亚运会和田径世锦赛在内的大量国际体育赛事,还成功申办了2022年足球世界杯。每一项体育赛事的成功举办,都是一次卡塔尔以及首都多哈的城市宣传片,时时刻刻彰显着土豪国的实力。

卡塔尔有实力,所以多哈很美丽,但美丽的背后却是许多外籍务工人员的默默付出。

卡塔尔外籍务工人员占比为何如此之高?这些在沙漠中建造土豪国的劳工们,有多少劳动成果归自己享用?又有哪些辛酸往事?

一个国家如果十分依赖外籍务工人员,那要么是就业机会充裕,要么就是本国劳动力不足。

卡塔尔半岛自然条件比较艰苦,这个一半是海、一半是沙漠的国家干旱少雨,天气炎热,并不适宜人类居住和生活。所以,从农耕文明开始这里就人烟稀少,零散居住着一些渔民、游牧民,以及部分进行珍珠贸易的商人。

▲波斯湾的珍珠产地主要分布在阿拉伯半岛一侧的海岸线,上图中巴林岛、卡塔尔与阿布扎比一带是珍珠盛产地,伊朗高原一侧的海湾少有适合珠母贝生长的海滩

打鱼采珠当然创造不了多少就业。但逆天反转的剧情终于发生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卡塔尔勘探出拥有大量石油。

不过,石油业却是个人力密集型产业。石油的开采需要大量的专业技术人员以及熟练的工人,人口本来就很不多的卡塔尔开始从全世界招募外来劳动力。

上帝送给卡塔尔的礼物一波接着一波被发现。上世纪七十年代,卡塔尔又发现了大量的天然气田。天然气的开采又是一个新的领域,丰富的油气资源不断被开发,让卡塔尔的就业岗位持续增长。

油气能源的开发给卡塔尔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富起来了的卡塔尔将巨额资金投入到城市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上来。

如果说美国的拉斯维加斯是在沙漠上建立起了一个魔幻城市的话,那卡塔尔就是在沙漠上建起了一个魔幻的国家。

从多哈滨海大道上的魔幻建筑到贝聿铭设计的卡塔尔艺术博物馆,再到哈利法体育馆;从人造岛屿到多哈港,再到多哈五星级的机场和酒店,卡塔尔的每一个基建项目无一不是大手笔。

▲卡塔尔的房屋建设不仅是在沙漠中建造,还常常填海建楼,建筑工程量往往比别处大

在获得了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以后,卡塔尔逐渐成为全球第二大最具吸引力的基础设施建设市场。

根据2015年某信息服务公司发布的消息,当时卡塔尔基建项目总规模达2802亿美元,其中房建1365亿美元、基础设施1034亿美元,而能源开发只有403亿美元(不到房屋建设的三分之一)。

这就是说,继石油和天然气之后,卡塔尔站在了第三波产业风口上。这个风口就是建筑业。

同时,卡塔尔人借助中东欧亚连接点的地缘优势,大力发展民用航空和港口运输产业;借鉴迪拜的成功经验,利用卡塔尔的人文风情发展旅游、房地产和各类服务产业。这些服务业的发展为卡塔尔提供了更多的新的就业机会。

▲疫情之前卡塔尔的航空公司航线连通欧亚美澳,成为事实上的国际航运十字路口

从油气开发到基础设施建设,再到航空、旅游等新兴产业,几十年来,卡塔尔的就业岗位越来越多,但卡塔尔本国的劳动人口却严重不足。

卡塔尔人口基数本来就少,卡塔尔年轻人还越来越不喜欢生小孩,卡塔尔的总和生育率呈直线年已经降低到历史最低的1.87。

在整个中东地区,卡塔尔的人口出生率都相对较低,新生人口少了,本国就业人口自然就会变少。

▲部分中东国家总和生育率趋势图,中东国家近40年生育率都猛跌。总和生育率是指该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

卡塔尔目前常住人口有260多万,但本国公民却只有不到40万。而本国公民的福利待遇那是相当的好啊,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养老,公民不用交个人所得税、失业了每人每月也能拿到2000美元(约合1.4万人民币)的失业保障金。

高福利待遇下,大部分卡塔尔人只愿意在政府部门或者垄断行业从事管理工作,有些人甚至就不用工作。

卡塔尔本土“后浪”们,男性忙着赛车和骑马,女性忙着买买买,人均工作时间每日只有几个小时。因此建筑工人、油井勘探这样的体力活自然只有让给外籍务工人员来做。

从上世纪50年代卡塔尔进入石油经济快车道开始,外籍人员开始涌入卡塔尔工作。到2000年,外籍人口占常住人口的60.7%;而到2015年,占比已经高达85%。

外籍人员之所以愿意来卡塔尔工作:一是卡塔尔待遇比本国好,二是本国就业压力大。

卡塔尔给外来务工人员提供了较为优越的收入和生活保障。卡塔尔规定的月最低工资标准是750里亚尔(约195美元或1400人民币)。而实际上,外籍务工人员在卡塔尔的平均月薪在400美元左右(约合2850元人民币)。而且,这样的收入是在包吃、包住、包医保的前提下的(卡塔尔政府要求雇主必须提供)。

大家可能会觉得,土豪国开这样的工资看起来并没比中国有多大优势。但这样的收入,对于印度、孟加拉国这些平均月薪只有100多美元的国家,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另外,卡塔尔是既不征收个税,也没有外汇管制的,在卡塔尔打工挣钱再寄回母国的家庭,不要太划算。

如果不想把钱寄回家,而是把家人接来卡塔尔呢?卡塔尔对外籍务工人员提供的教育和住房等配套也比较完善。

卡塔尔的教育体系十分完善,土豪们当然都去读私立学校、国际学校,甚至多哈教育城还引入了欧美世界级名校来建分校。

外籍务工人员当然不会有土豪一样的待遇,但从小学到中学的免费公立教育,也已足够满足他们子女的教育问题了。

为了满足大量务工人员的住房需求,卡塔尔专门给外来劳工修了房子。2008年和2015年,卡塔尔分别花费11亿美元和8.25亿美元修建“劳工城”,政府通过规范低廉的价格为外籍人员解决居住问题。

卡塔尔工资待遇虽然不错,但若是自己“娘家”底子硬,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呢?

在卡塔尔的外籍务工人员中,排名前三的是南亚的印度、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三兄弟”,占卡塔尔人口的47%;阿拉伯地区非石油国和东南亚的菲律宾、马来西亚也是卡塔尔的重要劳务输入地。

南亚“三兄弟”虽然政治立场不尽相同,但人口和就业形势却大致相当,都属于人口密度大,失业率高的国家。

这几兄弟还常常霸占着全球人口输出国的榜单。而经济富裕、地缘位置近、政治相对稳定的卡塔尔成为了他们重要的移民目标。

在卡塔尔务工的外籍人员,大都获得了比其母国很好的经济待遇和福利保障,但土豪国并非遍地都是黄金,资本家剥削劳工的本质不会因为在土豪国就有所改变。

前段时间,卡塔尔世界杯球场提前建好了,为能容纳6万人的足球场安装空调的新闻在网上引起了热议。我国国足也在世界杯预选赛上享受一把这奢华的球场。

而卡塔尔土豪们在偌大的球场内吹着冷风,欣赏着足球盛宴的背后,是无数外籍建筑工人在40°高温下的辛苦劳动。

卡塔尔的户外工作环境是极为艰苦的,在这个干旱高温的沙漠国家里搞建设,无论哪个时期,外籍务工人员都吃了不少苦,而正是他们的辛勤付出缔造了今日的土豪国。

从卡塔尔早期的油气工程到后来发展的各类基础设施建设和建筑工程,大量的体力劳动都是外籍务工人员在承担,这对身体的负担特别大。

在夏季,卡塔尔的气温从早到晚都高于40°,虽然政府有对户外工作的时间限制,但各类公司也总会以工期建设紧为由,用加班费为诱饵,迫使外籍工人们超负荷劳动。工人们常常因中暑、技术失误、心脏病等原因在工作中伤亡。

如此艰苦的务工环境,外籍人员为何不逃离?其实,外籍务工人员想要逃离卡塔尔还没那么容易。

卡塔尔有一套针对外籍劳工的卡法拉制度。该制度要求:外籍人员进入卡塔尔务工前,必须要有本国国籍的雇主对其进行担保。在担保的同时,也赋予了雇主在工作合同约满前暂存保管务工者护照,禁止务工者更换工作和提前回国的自由。

扣押护照这一行为让本星君想到,在东南亚某些电信诈骗团伙似乎就是用这样的手段剥夺员工自由,使之被迫成为“杀猪盘”的前端操盘手。

在这样的制度下,务工者受到雇主剥削和各种压迫的事件时有发生,卡塔尔劳工问题甚至受到了国际人权组织的“特别关注”。

虽然迫于压力,卡塔尔从2016年起用新的外国人工作制度替代了原有的卡法拉制度,在安全生产和工作时长上进行了进一步限制和要求,但卡塔尔长期以来的务工文化让外籍务工者的工作状态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如今,去卡塔尔旅行的小伙伴们会发现,当踏上卡塔尔航空公司航班开始,从服务您的空姐,到机场接送您的司机,再到酒店里大堂经理,他们都不是卡塔尔人,而是南亚、东南亚、东欧人的面庞,即便好不容易遇到个中东人长相的,他也极有可能是非卡塔尔籍的阿拉伯人。

20世纪50年代,石油工业在卡塔尔刚刚起步时,卡塔尔工人曾认为巴基斯坦等国的外籍务工人员以更低廉的工资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因此爆发了大罢工。

如今生活富足的卡塔尔人,心底也越来越看不起外籍劳工。土豪们嫌弃外籍劳工卫生习惯差,破坏了卡塔尔漂亮的花园和寺。甚至在特殊时期,将疫情的传播怪罪到外籍务工人员身上。

其实,到卡塔尔工作外籍劳工大多就是为了赚钱,他们从没想过在这片沙漠上做出怎样的事业,创造怎样的奇迹,也知道自己很难真正融入这个国家。但正是这一批批前赴后继的外籍务工者,在波斯湾的沙漠中建成了今日的卡塔尔。

卡塔尔预计2022世界杯直接经济收入将达22亿美元

当地时间12日,卡塔尔工商业协会发布报告,预计2022卡塔尔世界杯给卡塔尔带来的直接经济收入为80亿卡塔尔里亚尔(约合22亿美元、148亿元人民币),2023年至2035年的长期经济收入可达99亿里亚尔(约合27亿美元、183亿元人民币)。

报告称,世界杯期间将有120万至150万游客到访卡塔尔,卡塔尔的航空、酒店、旅游业将成为受益最大的行业。而且,世界杯的品牌效应将给卡塔尔带来长期的商业价值,推动旅游等行业持续发展。报告还指出,为筹备世界杯,卡塔尔在道路、桥梁、港口、机场、地铁、住房等基础设施项目上已经投入了超过2000亿美元,各项财政支出拉动卡塔尔经济增长了1.5个百分点。

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塔米姆上月曾表示,2022卡塔尔世界杯的举办以及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价格的上涨将推动卡塔尔今年经济增长4.9%。

卡塔尔世界杯将于2022年11月21日至12月18日举行,这是历史上首次在中东国家举办的世界杯足球赛。(总台记者 赵远方)

日本拟于10月取消所有入境限制南美大国通胀接近100% 这一中东货币对美元汇率跌至36000:1→→

据亚通消息,日本政府人士的消息称,首相官邸已经开始指示外务省和出入境管理厅等相关政府机构,着手制订新的入境管理政策,计划在10月份,完全取消外国人的入境限制,彻底打开国门。

据和讯新闻,日本央行近日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由于进口商品价格持续飙升,日本企业物价指数连续18个月同比上涨,8月升至115.1,创有统计以来的新高。

据财联社,黎巴嫩本币黎镑对美元黑市汇率跌破36000比1,创历史新低。9月12日,黎巴嫩央行全部取消汽油进口汇率补贴。市场上对美元需求大幅增加,加剧了黎镑贬值。

据央视新闻,瑞典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瑞典8月的通货膨胀率达9%,创30年来新高。

据参考消息网,俄罗斯卫星社报道,捷克财政部长兹比涅克·斯坦尤拉表示,捷克在6个月时间里为接纳乌克兰难民已花费近10亿欧元。从本国人口的数量来看,在欧洲国家中,捷克接纳的乌克兰难民人数最多。

据新华财经,美国劳工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8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增长0.1%,同比增长8.3%,同比涨幅仍维持在历史高位。

据新华网,阿根廷中央银行近日发布的市场预期调查报告显示,2022年该国通胀率将达95%。报告显示,与上月相比,阿根廷今年通胀预期上调了4.8个百分点。这是阿根廷连续6个月上调全年通胀预期。

据中国驻埃及大使馆经商处,《金字塔报》网站近日报道,埃及将于11月7日正式开通第一条高速电气化铁路。该铁路是埃及三线高速列车网的第一条线个站点,将连接红海的艾因苏赫纳和地中海的亚历山大、阿拉曼和马特鲁等城市。

据央视网,印度媒体报道,印度国产的新版“半高铁”列车已完成试运行并获得铁路部门安全认证,有望本月底正式投入运营。与现行运营版本相比,新版“半高铁”列车速度更快,最高时速可达180公里。

据联合早报,菲律宾总统小马可斯正式签署行政命令,准许在户外空旷场所免戴口罩。根据行政命令,在开放、通风良好,且不拥挤的户外场所,政府不再强制人们戴口罩。

据参考消息网,路透社报道,由于担心俄罗斯在俄乌冲突后减少或者进一步限制天然气供应,德国家庭在囤积包括便携式设备在内的暖风机。德国公用事业机构近日警告说,随着德国人转向使用低效的电暖器,电网可能会负荷过重。

据新浪财经,法国Iri市场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2022年8月,法国日常消费品价格与2021年同期相比上涨了7.9%。其中,冷冻肉类以超过28%的涨幅位居榜首。

据环球市场播报,法国表示,明年年初起将把家庭能源价格涨幅限制在15%,从而缓解能源危机对于消费者构成的负担。

据环球市场播报,德国商业银行正考虑削减超过10%的分行,以遏制不断飙升的能源和工资成本。

据中国驻迪拜总领事馆经商处,《阿拉伯商业周刊》报道,卡塔尔世界杯游客将为中东地区带来40亿美元收入。预计在11月至12月世界杯期间,酒店、餐饮、体育用品和时尚品将成为球迷和游客的主要支出。

据财联社,综合多家外媒报道,印度大型跨国集团Vedanta公司宣布将和鸿海投资1.54万亿卢比(约合195亿美元)在印度古吉拉特邦新建数座工厂,用于生产芯片和显示器。

据央视网,美国总统拜登日前就民主共和两党基础设施法案发表讲话。拜登指出,两党基础设施法案将投资6200万美元资金,用于升级洛根国际机场航站楼,相关项目预计将显著改善旅客出行体验,并创造5900个工作岗位。

据中国驻多米尼克国大使馆经贸之窗,非洲进出口银行官网近日报道,非洲进出口银行将与加勒比共同体国家政府合作建立加勒比进出口银行,并计划在加勒比地区投资7亿美元。

据环球市场播报,本田汽车——这家在全球摩托车行业占据主导地位的公司表示,其目标是在五年内销售100万辆电动摩托车,到2030年每年销售350万辆,占总销量的15%左右。

据中国驻阿联酋大使馆经商处,《海湾报》报道,绿色移动技术公司纽顿(NWTN)与阿布扎比港口集团下属的哈里发港工业区(KIZAD)签署协议,将在阿布扎比建立电动汽车组装厂,这是阿布扎比首个电动汽车组装厂。